予我星光

一片绿叶,一方春天
当那绿叶回归时,请予我星光

《等风也等你》一发完


              【白茶清欢无别事,我在等风也等你】
         平安京的夏日夜晚总是很热闹,雨后的空气很清新,是夜里出来乘凉的好时候,街道上却没有什么人,几乎所有人都去看一年一度的花火会了。街道边突然传来一声闷响,喝多了神酒的酒吞脑袋发涨的躺倒在路边的草丛中,透过一层仿佛并不真实的光,看着那夜空中绽放的烟火,唇边勾起了一个笑………强颜欢笑
         又是一年花火会了,酒吞想着,揉了揉眼睛。以前茨木还在的时候,自己在这时总会找他,让他陪自己在曾经红叶未成晴明的式神前的那片枫叶林喝一杯清酒,赏一赏人类世界的最美的花,茨木总是会说,来年还要和挚友来这里看烟花,一起喝酒,一起打架!酒吞嗤笑一声,靠在树干上,看着身边的白发大妖兴致勃勃的样子【夏夜的繁星,洒下璀璨的光辉,那是你的微笑,落在我的眼底】酒吞抬手揉一揉茨木的头发,夏风吹过,任由相比神酒的浓厚绵长只能算是口感单薄的清酒将自己灌醉,又有谁能说……灌醉他的是酒,还是人呢
          彼时那人的音容笑貌还历历在目,却是事别经年,离茨木出走大江山已经太久了,久到对于生命无限漫长的妖怪来说都快忘记了……话说当年那个小子为什么要走来着?酒吞撑起半个身子努力想了想,啊,是了,是自己那天无数次因为因为红叶和晴明打了一架,狂气卷起还毁了半个阴阳寮,但那次有些不同,酒吞翻身揪了一根草叼在嘴里嚼了嚼。那次茨木没有劝架,也没有帮自己,任由那些式神把自己围攻的奄奄一息,他只是在旁边看着,低着头让自己看不清楚他眼里的光,只知道最后自己被带回了大江山,具体谁送回去的,即使那些小妖精们不说,自己用酒葫芦也能想出来是谁,是谁呜咽着说挚友对不起,是谁一步一步将自己背回大江山,是谁帮自己清理伤口后为自己渡了那样多的妖气,又是谁在那寒夜里为自己冰凉的唇印上一个火热的吻
        只是人心不自安啊,酒吞大声的笑了起来,用手捂上了眼睛,迟到了千年的泪终于顺着指缝涌出,他现在明白了,自己那些所谓为了红叶打的那些架无一例外都有谁在身旁为自己加油鼓气,与自己并肩作战,那次会输的那样惨,无非是看到了那人微微颤抖的肩膀握紧的拳头与不知为何泪如雨下的模样,是谁负了谁,谁又是谁的铠甲和死穴,酒吞恍惚间觉得有风吹过来,吹散了一地合欢,他睁眼,而在那风儿尽头站着的,又是谁的一生思念

评论(6)

热度(29)